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怨妇联盟-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_五月丁香六月婷婷网线视频
怨妇联盟

怨妇联盟

死神夜百合作为反刘潜怨妇联盟的领导,对傅寒等参与了抓捕刘潜的人说道:「谢谢你们帮我们把刘潜那傢伙抓回来,我这里还有几瓶造化丹分给兄弟们吧。」
  傅寒赶忙说道:「师母,不用了,您这些丹药师父也给过我们,再说了,我们这也是尽份内的职责,不用什么报答的。」

  夜百合说道:「不行不行,这是我们门派的规矩,要是都帮忙不报答,以后谁还来帮我们啊。」

  嶽封平这时候说道:「弟妹啊,我看傅寒他们这些小傢伙,天天就是修炼,要不然就是打架,给他们找个姑娘成个家,总不能一辈子就是修炼打仗吧?还有薑衍小兄弟也是,刘兄弟给他扔到魔渊岭就不管了,前几天吃了个果子,以为是朱果,没想到他吃的是天地至阳的九阳果,虽然是抗过来了,但是一身的阳气也是弄的没法修炼,也想找个青楼的姑娘帮他泄火,不过估计那姑娘死了也泄不了他的火,你给他物色个会双修能受得了他的姑娘吧。」

  夜百合一听犯了难,虽然她认识的女性不少,但那都是联盟内部的姐妹,都是刘潜的女人,而这之外的女人几乎就没有,正当她为难该怎么办的时候,花巧蝶突然招呼夜百合等人过去商量什么.

  几个女人跑到一旁,花巧蝶弄了个隔音的阵法后对几个女人说道:「百合的为难我看出来了,我们几个虽然认识的女人多,但全是联盟里的女人,不可能去找。而且就算是希诺娃,梅莉雅你们两个有族人还有学生,但我知道,精灵对人类有很大的敌意,而梅莉雅的学生全是贵族,看不起这些平民,虽然他们是修炼者。」

  而梅莉雅和希诺娃只能点头同意,这种种族矛盾和阶级矛盾永远是社会中不可避免的东西。

  花巧蝶继续说道:「至於安娜嘛,手下虽然有魅魔,但是这种生物一是太过弱小无法修炼,二是魅魔也无法离开冥界,总不能让他们去冥界生活吧?」
  夜百合听了半天的分析,也没见花巧蝶说到点子上,忍不住打断花巧蝶的话道:「巧蝶,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能不能直接说啊?」

  花巧蝶被打断了话,也没有生气,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然后说道:「我这方法有点极端,不过确是目前最有用的方法,就是不知道姐妹们愿不愿意牺牲一下自己。」

  几个女人都被花巧蝶的话勾起了好奇心:「别卖关子了,快说出来听一听。」
  花巧蝶神秘一笑说道:「其实我们几个当他们的女人就好了。」

  在场的众女听了皆是脸色大变,然后拒绝道:「不行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刘潜,被他发现了我们还有脸见人么?」

  这时夜百合清冷的声音传来:「那不要被他发现就好了。」说完,就用神念联系已经回到地球的慕婉儿,让她和刘潜好好享受二人世界,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的慕婉儿当然对夜百保的要求连连点头,而处理好刘潜那边的事后,夜百合和众女说道:「好了,刘潜暂时没时间关注这里的事情了,他和婉儿妹妹过二人世界了。」

  本来对刘潜怨念超强的众女听到夜百合的话,纷纷醋意纷飞,花巧蝶报怨道:「老公一跑就是几十数百年,而且就算是回来了也有一群姐妹等着,我们这些个老人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梅莉雅则是说道:「回去非让他吃上一百次流星火雨。」

  众女此时纷纷发表着如何折磨刘潜的意见,仿佛将其当作不共戴天之仇的仇人一般。

  夜百合此时打断众女的怨念:「怎么样,巧蝶的想法你们有什么意见?」
  吃醋和嫉妒是让女人失去理智的最好方法,而此时被这两样情绪佔据脑海的众女纷纷表示凭什么他刘大官人到处风流快活,天天往外跑不说,还时时猎艳,处处留情,让她们一群女人独守空房不说,还要帮他照顾这些女人。

  她们也要填补自己的空虚,也想过找别的男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但是随便找个男人就上的话,实在是太过作践自己,自己这娇美的身子凭什么给别人白玩啊,而且谁知道找的男人靠不靠谱,不小心让自己那花心的老公知道怎么办?
  虽然那傢伙花心的要死,但是佔有欲却很强,如果让他知道她们给他带了绿帽,肯定会不要她们的。她们只想满足自己身体的欲望,但可从来没有过离开刘潜的想法,要不然刘潜中间离开这么长的时间,她们早就各奔前程了。

  所以眼前就是个不错的机会,如果有谁抓住刘潜的话,众女用自己的身体当作这些人的奖励,不仅她们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同时还可以满足自己身体的欲望,而且还可以让他们在下次刘潜出逃后,更加卖力的帮忙将刘潜抓回来,简直一举三得。

  众女当然都同意,回到魔渊岭的驻地,夜百合走到傅寒等人面前说道:「各位,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要求你们的嘴一定要牢,如果你们感觉自己的嘴不严,那就立刻离开这里. 」

  在场的众人纷纷表示就算是死也要保守秘密,夜百合满意的一笑说道:「那么在场的各位发灵魂血誓吧,一但将接下来我说的事情透露半个字,就立刻魂飞魄散,从世界的记忆中消失。」

  在场的众人脸色均是一变,灵魂血誓这种东西他们可清楚的很,但见夜百合那一脸严肃的表情,纷纷发下保密的血誓。

  看到众人皆发下血誓,并且出现了特有的血誓标记后,夜百合展颜一笑说道:「各位帮我们抓刘潜辛苦了,本来是要给你们些奖励的,可你们都看不上,刚才听了封平的话,那我们来当你们的奖励好了。」

  饶是众人皆是修真高手,但夜百合的话仍是让在场的众人皆是一呆,傅寒则是傻傻的问道:「师母您刚才说什么?」

  嶽封平则是苦笑的说道:「弟妹你们就不要寻我们的开心了。」

  薑胖子则是怪叫道:「夭寿啊,嫂子们失心疯啦,蝶姐,你可是我的女神,可别变成女疯子啊。」

  花巧蝶狐媚的笑着看着薑衍说道:「当初刚到地球的时候,你这小傢伙还收留过姐姐两天呢,姐姐要好好报答你一下。」说完,将薑衍那肥胖的身躯拉到自己的怀中,捧起他的脸,在薑衍呆滞的目光下,吻上了他的大嘴。

  而惊呆的薑胖子在被花巧蝶吻上后,仍是毫无反应,这让花巧蝶很是不满,凭老娘的魅力连一个死胖子都没反应,也太不给老娘面子了吧,於是伸出香舌,顶开了薑胖子的嘴,和他舌吻起来,柔滑的香舌卷起薑胖子那肥厚的舌头,纠缠起来。

  这真实的触感让薑胖子反应过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在和这桃花女神接吻,而且还是舌吻,於是努力的回应起花巧蝶的香舌,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只可惜薑胖子是个没女人缘的死胖子,根本没什么接吻换气的技巧,还没等进入状态,就猛的将花巧蝶推开,大口大口的喘气粗气,脸也憋的通红.

  花巧蝶被薑胖子推开,先是一阵怒意涌上心头,老娘就这么不进你眼,主动送上门还嫌弃,不过看到薑胖子那涨红的脸和急促喘气的样子,一下就明白过来,这死胖子可不是刘潜那到处风流的浪子,不过她还是想逗逗这死胖子,毕竟他刚才猛的推开自己可是吓了自己一跳,自己也非得吓吓他不可:「死胖子,你是什么意思?嘴上说姐姐是你的女神,实际上根本看不上姐姐是不是。」说罢还故意做出委曲和生气的表情,说多让人怜惜就有多让人怜惜。

  薑胖子一听女神生气了,也顾不上自己的呼吸没调整过来,赶忙挥手说道:「哪能,姐姐,您可是我的女神,我怎么会嫌弃你呢,要不是你和老刘好上了,我可是想追您的,怎么可能嫌弃您,我只是……」说到这里,薑胖子有点不想往下说了,毕竟男人都好面子,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这种心态更重,自己不仅是个处男,而且连初吻也才刚刚交出去这种丢人的事情,他实在不想说出去。
  花巧蝶先是故作生气的说道:「那你为什么把姐姐推开,还不是……」然后语气又猛的一转,满眼笑意的看着薑胖子说道:「难不成刚才那个是你这小胖子的初吻?姐姐可是嫌大了哦。」

  薑胖子被点透了老底,不知道怎么反驳,而花巧蝶则是善解人意的捧起胖子的脸说道:「来,弟弟,姐姐教你怎么接吻,你要……」

  花巧蝶巧笑嫣然的和薑胖子讲起来接吻的技巧,而另一边老吸则是找上了老板娘安娜,完成进化的老吸挥舞的触手将安娜的身体捆绑起来拉到身前,正要给美艳的老闆娘,现在的冥界统治者死神大人来一个湿吻,却发现老闆娘那锋利的尾刺不知何时已经顶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他一下僵在了那里不知所措。

  而安娜则是眯着眼看着老吸说道:「你这触手怪就算是进化了到成了个急性子啊,以前老吸你不是一直讲究什么共同体么. 」

  老吸乾笑的说道:「嘿嘿,自从进化了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有了交配的欲望,以前只是几条触手,现在到是多了像人类一样的生殖器,不信你看。」老吸直接一把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只见这触手人形的中间真的多了一根和人类差不多的生殖器,只不过这生殖器上佈满了奇怪的肉瘤,疙疙瘩瘩的的,而且也没有人类的蛋蛋。

  老闆娘看到老吸进化出的新部件忍不住眼前一亮,早就品尝性爱的她当然知道这种形状的肉棒如果进入身体有多么的美妙,本就有些感觉的私处更是忍不住分泌出一些淫水,告诉安娜她的小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一下这根肉棒了。
  安娜收回自己的尾刺,跪了下去,抓起老吸的肉棒,只感觉手中那种凹凸不平的触感不停的挑逗着她的神经,只不过她马上就发现,手中的肉棒根本就是软软的一根皮管,根本不可能放入自己那饥渴的小穴让自己舒服,忍不住骂道:「你这死吸灵怪,进化了好的不学,偏偏学这阳萎做什么?」

  「我们吸灵怪一族刚刚进化出这东西,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具体要怎么用,不过老闆娘你握着它,老吸我感觉很舒服,这玩意也有点热。」

  老闆娘本就是不服输的性格,想到自己堂堂冥界死神,一个美腿嫩长,酥胸饱满,玉臀俏弹的美女,这些魅力竟然连一个低等的吸灵怪都吸引不了,她的自尊不允许她面对这样窝囊的结果,於是张开樱唇,将这根奇怪的肉棒纳入了口中。
  而老吸只感觉自己那新进化出的东西进入了一个温暖湿热的地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混身一阵颤抖,虽然他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但他知道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而且貌似自己的这根东西正在发生某种奇怪的变化。

  而老闆娘则是发现了口中肉棒的变化,这根没什么温度的肉棒在进入了自己的口中后,明显开始有了脖起反应,於是开始努力吞吐起这根肉棒,而老吸则是不停的颤抖着说道:「好奇怪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族人也没有类似的记载,但是却一点都不讨厌,老闆娘,这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做爱吗?」

  安娜吐出口中的肉棒说道:「闭上你的嘴,老娘这刺激你这么半天,你才给老娘这点反应。」说完,又将肉棒含入口中,只是这回不再是简单的吞吐,而是用自己那灵活的香舌,绕着前端那佈满肉瘤的龟头打转,时而还用小巧的舌尖舔一舔前端的孔洞,让老吸更是忍不住一阵怪叫:「老闆娘,好厉害,我感觉到它正在变硬,貌似身上的血液都在向那里集中,好舒服的感觉,这就是爽的感觉么?
  真是难以形容的美啊。「

  安娜当然也发现了肉棒正在渐渐的苏醒,但是目前的刺激很明显还不够,於是脱去了自己身上的铠甲,一对坚挺的丰满一下子出现在老吸的眼中,只见那酥胸高挺,浑圆高耸,两粒嫣红的宝石镶嵌在那完美的球形上,告诉着人们老闆娘这铠甲下的身材有多么的诱人。

  而老吸忍不住一呆,然后伸出两只触手,前端猛的变成巨大的吸盘,准确的将肉只诱人的巨乳完全纳入掌握,然后不停的松紧松紧,让安娜那诱人的玉乳不停的变化着各种形状,并不停的让这对玉乳顺时针或者逆时针或者逆向的进入旋转.

  而安娜则是被老吸这手段弄得忍不住呻吟起来:「啊……老吸,你这触手好厉害,人家的乳房被你全完包进去了呢,用力揉它们,再用点力揉它们,乳房好麻,好舒服。」安娜只感觉自己的乳房被不停的揉扁捏圆,以前只能被掌握一部分的玉乳现在被完全掌握,一阵阵酥麻的电流不停的从乳房的各个部位传来,顶端的嫣红更是变的坚挺如豆,随着那丰满的乳房的每一次变形,将一阵阵快感传给它们的主人,让她们的主人发出更大的呻吟。

  而看着薑衍已经被那美艳的花巧蝶教授接吻技巧,赵胖子也有点忍不住了,他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淩含玉,走上前去,有些紧张的说道:「含玉小姐,我能不能……」

  淩含玉展颜一笑道:「赵胖子,当年你跟着刘潜压庄的魄力哪去了?我们姐妹都说了我们是给你们的奖励,你连你的奖品都不敢拿么?」

  淩含玉的话让忐忑不安的赵胖子一下有了底气,上前将淩含玉揽入怀中,然后不客气的吻上了那诱人的香唇,然后将肥厚的舌头顶入了淩含玉那喷香喷香的小嘴中,不停的舔吻着淩含玉的香舌,感受着那诱人的滑嫩和香甜,又将淩含玉口中甜甜的香唾吸入口中,尽情的品味着那香甜的味道,依依不舍的咽了下去,然后才松开淩含玉的小嘴说道:「含玉小姐的小嘴真是香甜,恨不得让人吻着不放开. 」

  淩含玉则是搂着赵胖子的脖子说道:「那你放开做什么?还不快来接着亲人家?」说完,还抛了个媚眼给赵胖子,主动将诱人的樱唇送了上去。

  佳人主动送吻,哪有不接之理,赵胖子那大嘴再次和淩含玉的香唇交叠,赵胖子那肥厚的舌头又一次进入了淩含玉的口中,和淩含玉的小舌纠缠起来,并不停的将淩含玉口中的香唾夺走,并发现了「啾啾」的声音。

  天生骄傲的淩含玉除了在刘潜面前表现出弱势的样子,无论何时都佔据主动,她这回伸出香舌,主动的和赵胖子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不时的互相打圈,将一股股香唾送入对方口中,并将赵胖子那臭臭的口水毫不嫌弃的吞掉,而赵胖子看到出身高贵的淩含玉竟然将自己的口水一并吞下,更是感动的努力和淩含玉舌吻,一会儿在自己这边追逐嬉戏,一会在淩含玉那边缠绵交叠,丝毫不介意口水已经留了出来。

  而另一边,死灵法神瑞斯卡惴惴不安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前任伟大的死神大人夜百合,自从知道自己所侍奉的神主是个女性后,瑞斯卡就有些别样的想法,只不过这种想法在看到夜百合变成刘潜的女人后就压了下去,现在有机会一亲芳泽,当然是不想错过,但是夜百合那清冷的面庞却让他拿不定主意,毕竟这可是自己的神主,即便现在不再是死神。但想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瑞斯卡还是壮起胆子,向夜百合走去。

  看着那清丽如少女的脸庞,娇小的身体,以及那高贵的身份,忍不住上去抱住那令人怜惜的玉体,试探着亲吻着那如玉般的清冷面庞,见夜百合没什么反对和厌恶的表情后,瑞斯卡向夜百合的小嘴儿吻去。

  瑞斯卡品尝过夜百合那轻薄的香唇,便顶开夜百合的贝齿,用舌头尽情的探索着夜百合的小嘴,每一颗贝齿,每一寸香舌,都仔仔细细的品尝了一遍,只可惜并没有得到夜百合的回应,让瑞斯卡怀疑夜百合是不是性冷淡。

  而另一边的傅寒则是小心翼翼的对柳清霓试探道:「师娘,我……」

  柳清霓一挥手说道:「小寒,你可是大陆顶顶有名的寒帅,千军万马你都不怕,怎么现在连和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傅寒则是弱弱的说道:「因为我接下来要做很冒犯您,很对不起师父的事。」
  柳清霓听了傅寒的话,先是一阵对刘潜的羞愧,但很快就被心中的嫉妒和幽怨给淹没,对傅寒说道:「小寒,师娘并不会怪你冒犯我,而且会感谢您满足了我,小寨你既然是唯我宗的人,怎么可以去在乎他人的目光?其实我早就发现你看我的眼神不对了,说吧,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师娘有不正常的想法的。」

  傅寒被柳清霓的话震住心神,老实的交代道:「第一次我看到师娘,就被师娘的美貌吸引了,可是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上您,所以我就把这份感情藏在心底,想做出一番成就再追求您,虽然当时您身边有师父在,不过我想努力一次试试,但再见到您,您果然已经是我的师娘了。我不敢再对您有奢望,只想好好的守护您。」

  柳清霓听了傅寒的告白,没想到当初好心救下的少年做出如今的成就,竟然只是为了取得配得上自己的身份,而得知他无望抱得美人归时,又默默的负起守护自己的责任,这大是让柳清霓感动,柔声说道:「来,小寒,师娘今天让你尽情的冒犯,把你这些年来的思念全在师娘身上发泄出来吧。」

  傅寒一听柳清霓的话,猛的扑上了柳清霓的娇躯,要不是柳清霓是修炼之人,只怕是给扑到地上,而柳清霓刚刚将傅寒扑上来的力卸去,就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紧,被人牢牢的抱在了怀中,容不得一点挣扎。

  而傅寒在抱到自己朝思幕想却毫无希望的女神柳清霓后,看着那比初次见面更加惊艳的脸庞,控制不住的乱吻,闪亮的明眸,白嫩的脸颊,小巧的琼鼻,圆润的下巴,让柳清霓的脸上沾满了他的口水,而他还在意犹未尽的乱吻着。
  柳清霓也被傅寒表现出的深情感动,伸手搂住傅寒的脖子说道:「来,小寒,亲亲师娘的嘴唇,你不是一直很想么,我可是发现你不少次都盯着我的嘴看还…
  …唔……「

  傅寒在听到柳清霓的话后,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大嘴堵住了柳清霓那粉嫩的双唇,拼命的吮吸着那两片梦寐以求的香甜,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接吻的傅寒直到再也吸不动那紧贴的双唇,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然后猛的呼一口气就准备继续.
  柳清霓则是被傅寒这一记吸吻弄的小嘴儿都有些肿起来了,感受着嘴唇上火辣辣的刺痛,看到傅寒又要将嘴唇贴上自己,赶快伸手将傅寒挡住说道:「小寒,先等等,哪有你这么和别人亲嘴的,人家的嘴唇都肿了。」

  傅寒在那里说道:「亲嘴不就是这样嘛,我见别人都是这样的。」

  柳清霓听了傅寒的话忍不住一笑,如百花盛开的娇颜傅寒一阵眩目,而柳清霓则是看着傅寒说道:「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傅帅竟然还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小朋友,师娘好像赚大了呢。让师娘来教你怎么接吻吧。」说完,就再次和傅寒吻在了一起。

  只不过柳清霓这回在吻上傅寒之后,小嘴儿微张,伸出香舌先是舔了两圈傅寒的嘴唇,然后用香舌从傅寒的唇缝钻入他的口中,用小巧的香舌缠上了傅寒的舌头,并将口中的香甜也一并送入傅寒的口中,只可惜傅寒沉迷在柳清霓的香吻之中,并没有及时将柳清霓的香唾吞下,两人的口水从嘴角流了出去,在脸上形成一道湿润的痕迹.

  而柳清霓此时却松开了傅寒,对傅寒娇嗔道:「笨蛋,你是个死人么?人家把小香舌给你你不舔不吸,人家把口水给你也不要,非要流下去,你就这么不喜欢么?说是想要师娘,到了爱师娘的时候又嫌弃人家,我还是找别人好了」说罢,就做出一付想要离开的挣扎动作。

  傅寒被柳清霓的话吓呆了,生怕这美艳的师娘真去伺候别人,赶快解释道:「师娘,不是的,我只是感觉你的嘴好舒服,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傅寒於是学着柳清霓刚才的样子,先是吻上柳清霓的香唇,然后用粗糙的舌头舔了两圈柳清霓的嘴唇后,探入到柳清霓的口中,和柳清霓的小舌纠缠在一起,然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柳清霓将傅寒的笨拙看在眼里,没有一点怒意的她怎么会让这么爱幕自己的小徒弟失望,卷起小舌,绕着傅寒的舌头不停的打转,然后含住傅寒的舌头温柔的吮吸着,让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的傅寒不知身在何处,只知道拼命的将舌头尽多的送入柳清霓的口中,享受更多柳清霓的温柔。

  而淫龙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生命女神,巨大的身躯有些不自然的抖着,一来这是自己老大的女人,二来自己虽然比较淫荡,只喜欢那些个仙女龙,虽然说黛瑞丝也是个美女,但是不符合它的审美观,没有鳞片的生物有什么看头?而三来就是这是自己以前的恩人,实在是提不起冒犯的念头.

  依芙看着淫龙那不满的样子,忍不住上前踹了淫龙一脚说道:「你那不满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你的命可是本女神救的,而且还满足了你那淫荡的要求,我还没让你报答救命之恩呢,你到是先有意见了?」

  淫龙赶快讨好道:「您也知道我只对我们龙族的母的有兴趣,要不然您找只漂亮的母龙给我吧,没鳞片的人类我实在提不起兴趣啊,要不然您变成母龙也好。」
  淫龙最后提出了不切实际的要求想要躲过去。

  而生命女神依芙本来是越听越生气,尤其是听到最后淫龙这傢伙竟然让自己变成母龙,想到自己变成母龙那狰狞的样子,忍不住一寒,然后突然想到这种远古巨龙都有化成人形的本事,只是因为感觉变成人类这种低贱的生物有辱自己高贵的龙族威严很少用罢了。

  想到这里,依芙脸上浮起一丝微笑对淫龙说道:「变成母龙的本事我没有,但是我记得你是有变成人形的能力的……」看到淫龙张口想要说话的样子,伊芙霸道的说道:「闭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种东西早就在龙族传承里了,别说你不会。」

  淫龙看到生命女神切断了自己的后路,只好从自己那不知传承了多少代的记忆中找出化形的方法,然后念起了化形的咒语,只见淫龙身上蓝光一闪,庞大的龙躯开始变小,最后变成一个将近两米的大汉.

  一头蓝色的头发,强壮的肌肉,冷酷的面庞,只可惜好好的一位冰山帅哥却挡不住那自然的淫荡气息,极大的破坏了整体的美感,而最令人无语的是,这家夥因为第一次化形,根本就是赤裸的出现在众人面前,那近30釐米长,7釐米粗的巨大阳具,让伊芙吓了一跳,当初淫龙让自己恢复肉身的时候提出把它的阳具变的更大,据说让一大群母龙都遭了殃,没想到这东西最后竟然要祸害自己,果然是报应啊。

  不过依芙忍不住想到,如果这么大的东西进入自己体内会有多爽,下体竟是又湿润了几分,忍不住上前抱住化为人形的赤裸淫龙,想要去和淫龙接吻,但却发现这傢伙的身高太高了,於是直接将淫龙按倒在地上,趴在淫龙那强壮的身躯,用诱人的双唇封住了淫龙的嘴。

  淫龙的交配从来都是直来直往,哪里有过这种温柔的阵仗,尤其是依芙那柔软粉嫩的娇唇贴上他的嘴唇时,那种陌生却舒爽的触感让淫龙忍不住吮吸着依芙那柔嫩的双唇。

  依芙感觉到淫龙的回应,却是没有继续和淫龙继续,而是松开淫龙娇嗔道:「你不是不喜欢没有鳞片的种族吗?干嘛还要亲人家?」

  淫龙初尝接吻的美妙滋味,见佳人嗔怪,忍不住着急的求饶道:「生命女神大人,您就怜悯一下您可怜的小龙吧,像上次恢复我的肉身一样怜悯我吧。」
  依芙听了淫龙的话,想起恢复淫龙肉身时那淫荡的要求,忍不住想要再去嗔怒淫龙几句,但急着想要品尝女神双唇的淫龙已经忍不住了,一把将依芙的娇躯抱回怀中,大嘴再次堵住了依芙那准备发言的小嘴儿,吮吸起那诱人的粉嫩。
  而依芙被淫龙强吻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感受着双唇传来的吸力还有那笨拙的动作,轻吐香舌,顶开淫龙的大嘴,准备和淫龙来次舌吻,没想到淫龙这傢伙感受到依芙那香喷喷的小舌时,更是用双唇拼命的吮吸着,仿佛要将这诱人的美味吃下一样。

  毫无准备的伊芙被淫龙这举动吓了一跳,舌尖被吮的双麻又疼,一把推开淫龙说道:「笨蛋,你是要吃人么?」

  淫龙想要说些什么,依芙没好气的说道:「不计说话,我来动就好,你要再动就给我找你的母龙去吧。」

  淫龙看女神发怒,不敢再说什么,而依芙则是俯下身去,再次用自己的双唇封住了淫龙的嘴,然后伸出香舌顶入淫龙的口中,和淫龙的舌头尽情的舌吻着,淫龙只感觉那柔滑的香舌不停的绕着自己的舌头打转,一股股香甜的津液也不停的从生命女神的口中涌入,从未有过的舒适感让淫龙忘了女神的要求,用舌头也绕着依芙那滑嫩的香舌舔弄起来。

  而重生后的紫莲心则是牢牢的吸引了古岚和潘隐的注意,当年紫莲心还是紫玲珑的时候,救过他们哥俩一命的恩情,他们可是一直想着报答,而如今紫莲心那更加完美的脸庞和更加出众的气质,让两人忍不住向紫莲心走去。

  紫莲心看着两人说道:「我记得你们,你们当年被刘潜和师父打斗时产生的气流波及,差点丢了性命,是我救了你们。」

  古岚点头说道:「紫小姐当年的救命之恩我们二人不敢忘,但一直没有机会报答紫小姐,希望这回可以和紫小姐共赴巫山,以报救命之恩。」

  紫莲心用纤纤玉指一点嘴角嗔道:「这是报恩还是佔便宜啊?不过今天便宜你们了,本小姐允许你们用你们的方式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古岚和潘隐听到紫莲心的前半句话,心中一凉,以为这大好的机会被浪费了,没想到峰回路转,紫莲心竟是同意了他们无理的请求。这强烈的心理落差,让两人忍不住把紫莲心那紫色的身影拉入怀中,还是古岚抢得了先手,趁紫莲心没有投入二人的怀抱时,他已经探着身子向前贴上了紫莲心的樱唇。

  只是古岚还没有来得及细品紫莲心樱唇的甜美,旁边的潘隐就将紫莲心拥入怀中,带离了古岚的狼吻,然后贴上了紫莲心柔软的红唇。

  失去紫莲心柔软触感的古岚当然不干,想要将潘隐推开,而潘隐当然不可能放开嘴上的肉让古岚得逞,一把推开古岚的手,而古岚也因为在女神面前丢了面子而恼羞成怒,紫莲心看两人快要打起来的样子哭笑不得,她可不想让两人打起来,而是要和他们共赴巫山的,赶快阻止道:「你们两个给我住手,不要再争了,本小姐来想办法,嗯,你们两个把舌头伸出来。」

  两人一听紫莲心的话,都乖乖的伸出舌头,而紫莲心看到两人的舌头,心中一热,下体竟是忍不住流出一股淫水,上前从左而右的舔起两人的舌头,先是从一人的舌面舔到另一个的舌面,然后从一个人的舌底舔到另一人的舌底,香滑的嫩舌和男人粗糙的舌笞摩擦产生的奇异感觉,让紫莲心也情动不已,在舔过两人的舌底后,更是舔起古岚和潘隐的舌根。

  紫莲心这样的举动,让古岚和潘隐两人欲火高涨,但是看到紫莲心并没有让他们更进一步的意思,而且每次他们两个想有点大的动作,就用眼神警告他们,导致二人也不敢造次,生怕再惹她生气,连这滑嫩的香舌也失去。

  而紫莲心看到两人欲火焚身的眼神却又拼命的压制自己的欲望,更是将自己香甜的津液渡到两人的口中,而古岚和潘隐当然是毫不客气的全部接下,这让紫莲心更是不停的将津液送给二人品尝.

  比起紫莲心这边的不和谐场面,梅莉雅和罗德圣战士,雷森圣牧师的画面就和谐多了,只见梅莉雅先是吻上了离自己近一些的罗德。

  得到了朝思暮想的女神的香吻,罗德自然是激动不已,吮吸着梅莉雅的香唇,用舌尖顶入梅莉雅的口中,找上那诱人的香舌,先是舔着梅莉雅的舌面,然后又用粗糙的舌笞去摩擦梅莉雅的舌底,然后又绕着那被挑起的香舌舔个不停。
  而被舌吻的梅莉雅也不甘示弱,被罗德佔据了接吻的主动权后,她将小巧的舌头贴着罗德的舌头不停的伸缩,摩擦着丈量着入侵者的大小,并不时的将口水送到对方的口中,让罗德口味自己口中的香甜,直到有些喘不过气,才将罗德推开.

  雷森看到自己的搭档被女神推开,赶忙上去抱住正在娇喘的梅莉雅,大嘴就向梅莉雅正在娇喘的樱唇吻去,不过梅莉雅并没有让他得逞,把俏脸一扭,让雷森亲到了她的脸上,急得雷森说道:「梅莉雅女神,让我也尝尝你那香甜的小嘴儿吧。」

  梅莉雅白了猴急的雷森说道:「没见人家都喘不过气了吗?等人家恢复恢复。」
  生怕梅莉雅生气的雷森不敢造次,等着梅莉雅的恩赐,不过梅莉雅没有把雷森晾太长时间,恢复过来的梅莉雅主动将诱人的樱唇贴在了雷森的大嘴上,然后伸出香舌探入雷森的口中,与雷森舌吻起来。

  穀雪清纯的气质和长相则是牢牢的吸引了长时间流连於风月场所的嶽封平,嶽封平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但是如此清纯的穀雪,一下就让嶽封平找上了她。
  嶽封平勾起穀雪那圆润的下巴,大嘴封上了穀雪的双唇,而穀雪在和嶽封平吻上后,主动樱唇轻启,小巧的香舌送入嶽封平的口中与其舌吻,嶽封平没想到看上去如此清纯的人儿竟然有这么火热的动作,郑起穀雪的香舌回应着,直到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嶽封平忍不住讚歎的讥笑道:「没想到外表清纯的你竟然如此放荡。」

  穀雪一听嶽封平的话,想到和刘潜的第一次时,刘潜也说过这话,忍不住心中一颤,一种背叛丈夫的懊悔涌上心头,但想到每次刘潜出逃后回来总是多出的姐妹,这种懊悔直接变成了幽怨的源泉和出轨的动力,忍不住对嶽封平娇嗔:「你才放荡呢。」说罢,不给嶽封平讥笑她的机会,用自己的樱唇堵住了嶽封平的嘴。

  战神库斯则是找上了自然女神黛瑞丝,有些感慨的说道:「黛瑞丝,如果当不是因为被魔剑夺走了意识,我想我们也不会被封印在地下那么多年,而是早就结为夫妻了吧?」

  黛瑞丝想到那被迫困在地下的日子,也忍不住心中的的感慨:「当年如果不是我用尽全力将你封印,恐怕大陆都要生灵涂碳,只可惜万年过去,你只剩下灵魂,而我也差点消散在无尽的岁月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