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子绝世淫荡-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_五月丁香六月婷婷网线视频
仙子绝世淫荡

仙子绝世淫荡

沈如歌,年芳三十有六,剑峰之主,亦是神女宫的二宫主。关于她有诸多传闻。

  最著名的一个传闻当属沈如歌曾经连上东域的每一个宗门挑战,以剑会晤,以剑道与每一个人在同境之中战斗,傲笑诸雄。

  其中不乏大宗师之类的人物。

  那一次的挑战,沈如歌只在剑道上败给了一人,那人是真正的剑道宗师,年龄很大了,也正是如此,沈如歌才会败给他。

  后来沈如歌跟随其学习,一年有余。

  后来,在那位剑道宗师的介绍下,沈如歌认识了她的丈夫,神剑宗宗主之子林岱岩。

  有许多人都极其羡慕林岱岩,因为沈如歌不仅在剑道上有璀璨辉煌的成就,更因为她火辣性感,风姿绝代,只在沈融月之下。

  纵然沈如歌已是人妻,可仍有许多人趋之若鹜,将其视为女神,宁愿匍匐在其脚下。

  但那些人绝对想不到的是,他们梦中的女神,此刻却是豪放大胆,以玉足逗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黑乎乎少年。

  这个黑乎乎的少年一身肥肉,满脸胖肉,猥琐至极,躺在地上一根大棒竖直擎天,青筋环绕,怒龙涨挺,而沈如歌正以玉足在上面不断地挑弄。

  不过,沈如歌并未退去绣鞋,而是以绣鞋在抚弄黑炭那根灼热滚烫的阳物,不时的上下磨蹭几下,便能让躺在地上的黑炭爽翻天。

  黑炭心中激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硕大肉棒有一天会被这样的仙子逗弄,虽然真的未用玉足抚弄,可对他来说已经是不敢想象的了。

  黑炭犹记得自己是个贫民孤儿,偶然一次被捡到了紫龙山,从此之后成为风从云的奴仆,天生骨胖,再加上黑黝黝的皮肤,让许多人都瞧不起。

  遭受冷眼,冷嘲热讽,若说他心中没有恼怒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将这种怒意埋藏的很深。

  而且黑炭在懂事之后,翻阅了一些书籍,其中就有春宫图之类的,懂得这些东西,也明白自己下面的那根东西天赋异禀,一直都想尝试其中的滋味儿。

  在紫龙山有一个黑炭喜欢的姑娘,可惜一直都看不上黑炭,有几次黑炭用强都无用,只得作罢。

  但这次,跟随风从云来到蓬莱岛,却能被这位高高在上的二宫主以玉足抚弄肉棒,虽是隔着靴子,如同隔靴挠痒,但对黑炭来说,已经是飘飘欲仙,欲生欲死。

  “噢……噢……二奶奶……好爽啊……”黑炭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真有那么爽?”沈如歌笑问。

  她嫣然一笑百媚生,美眸中烟波流水,媚眼如丝,妩媚风情令人蚀骨销魂,光是看上一眼就能感觉骨头酥软。

  黑炭胯部的那根肉棒愈涨愈大,黑草茂盛,圆鼓的龟头马眼上分泌出不明液体,一开一合,热气腾腾,两颗黑卵如鸡蛋大的挂在茂密的黑草之中,若隐若现。

  “爽……实在是爽……”黑炭以单臂胳膊肘撑地,忍不住的伸手摸向沈如歌那如羊脂白玉的光滑小腿。

  黑炭吞了吞口水,脸色涨红,手也颤巍巍的,可就在即将摸到之时,一道气流突然打在了黑炭的手上,痛的黑炭哎哟一声,连忙收了回来。

  黑炭哭丧着脸道:“二奶奶……”

  沈如歌收回了脚,蹲下身,黑炭不由得又吞了两口口水,在她蹲下之后,那胸前低领口的风光更加饱满凸出,两座圣洁雪峰丰满无暇,欲要爆衣而出,两座雪峰奶油白腻的相互挤出一条深深地乳沟。

  看到黑炭那吃惊而又垂涎的模样,沈如歌并不生气,反而对着黑炭那根硕大阳物屈指一弹。

  “哎哟!”黑炭顿时痛不欲生。

  “小家伙,就你这点小心思,老娘岂会看不出来?慢慢痛着吧,咯咯咯~~~ ” 沈如歌如恶魔般笑着,娇笑之声如同银铃般清脆,荡人心魄,挠人心扉。

  随后,沈如歌起身,摇曳着丰满翘挺的美臀向着剑峰山上而去,一波又一波的臀浪勾人心神,黑炭顾不得阳物上的疼痛,死死地盯着沈如歌那浑圆翘挺的丰臀,两瓣臀肉在红裙之中一上一下的扭摆,令得他暗暗吞着口水。

  “真的好大又好圆啊……真想插入里面……”黑炭眼神发直。

  顾不得黑黝滚烫肉棒上的疼痛,黑炭反而握住了,然后一上一下的撸动,张着嘴巴,喝着气,淫靡烂烂。

  暗中沈秋看到这一幕,眼角肉跳动,怒火中烧。

  这个混蛋,竟敢对自己的二姨做出那种事来,当真是该杀!

  ……

  神女山上。

  如人中之龙的风从云正在施展一门拳法,拳印震荡,拳风鼓鼓,每一次打拳出去都有一种凝练的气势。

  而在不远处,沈融月傲寒如梅,静静的看着。

  风从云打的很用力,几乎是平生最认真的一次,因为有沈融月在旁看着,这位孤高冷傲的神女宫大宫主,也是东域的第一美人。

  风从云从小就对其有所耳闻,偶然一次见过便永生难忘,她倾城倾国的绝世容颜在脑海中萦绕,终日挥洒不去,每次练功他都会想起她,以此激励自己。

  终于有机会能够在她面前表现,风从云自然无比卖力。

  湖畔之边,芳草盈盈,红花碧蓝天,美人如画,少年如龙。

  一套拳法打完,风从云有些累了,英俊的面庞上亦有汗水。

  但风从云顾不得这些,立刻来到沈融月面前,弯腰抱拳道:“干娘,我的这一套拳打得如何,还请干娘指点一二。”

  沈融月淡淡道:“比起我儿沈秋,你的天资实在好的太多。”

  风从云心中窃喜,表面上不动声色道:“沈秋亦是不在我之下,以后必定能如神星,名震东域。”

  “嗯。”沈融月不可置否。

  这时,一位身穿灰袍的老人缓步而来,端着一个托盘,里面装有吃食,风从云看了眼老人,心中顿时一惊。

  老人修为深不可测,自己竟然看不出老人是何修为。

  “牛叔。”沈融月对灰袍老人道。

  “宫主,这是我为你们准备的吃食,还请享用。”牛叔道。

  沈融月微微颔首,道:“明天的晚宴准备的如何了?”

  牛叔道:“启禀宫主,都已经准备好了。”

  沈融月屏退了牛叔,又道:“好了,从云,你也回去吧。”

  风从云虽然一心想要和沈融月再独处一会儿,但又不敢违逆,只好道:“是!”

  第二日的神女宫热闹非凡。

  因为又有一只气势滔天的磅礴大船来到了蓬莱岛。

  来者名为风啸天,是修行界最近风头一时无俩的紫龙山山主。

  风啸天此人气度雄浑,一头黑发,浓郁胡茬,双目如虎,尤其是喜欢袒露肚腹,腹部的腱子肉犹若块块岩石,雄性气息十足,也极其成熟。

  “爹!”风从云立刻迎了上去,对其极为恭敬,又有几分惧怕。

  实在是因为风啸天对他严厉至极。

  风啸天拍了拍风从云的肩膀,大笑道:“好,不错……这位应该就是沈秋了吧。”他的目光一转,落到了沈秋的身上。

  沈秋之所以会在这儿,是因为他娘亲沈融月的命令,要他与风从云一起来迎接风啸天,他不敢违背命令,只好前来。

  沈秋有些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位粗猛糙汉,但他在心里将其与自己的父亲对比一番,还是觉得自己父亲林独秀风度更好。

  只是……

  沈秋心中一阵苦涩,父亲还是不在了。

  “在下沈秋,见过风叔叔。”沈秋虽有不情愿,但还是抱拳道。

  “好,好,果然不愧是融月……宫主的儿子,果然是丰神如玉,人中龙凤,我很喜欢,以后有什么人胆敢欺负于你,可以告诉风叔叔,风叔叔一定帮你找回场子。”风啸天豪气道。

  沈秋嘴角扯了扯,挤出笑容。

  就在此时,一道动听妩媚的声音响起:“哟,风啸天,你可真能吹牛呢,就你这才达到第十境不久的修为,不说其他地域,就是这东域,也能有人虐你吧。”

  众人循声望去,不由得眼神迷醉。

  沈如歌袅袅漫步而来,她身穿一件藕荷色的妆花绣衣,香肩之上是肚兜的两根吊带挂着,连衣长裙横到领口,酥胸饱满而又丰盈,硕大高耸,外面披着一件小衣,身段玲珑。

  从上往下而去,腰肢盈盈,蜂腰堪堪一握,她漫步之时腰臀微微的扭动着,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在裙中摇曳生姿,光华盈满,那不时晃动出来的白肉让人移不开目光视线。

  沈如歌身姿妩媚,艳冠群芳,走动之间便能勾人欲望,在场许多男性都是呼吸急促。

  就是风啸天等人,此刻也都是眼神火热,更别说人群中的黑炭,情不自禁的望向沈如歌的玉足,吞了吞口水,又想到昨日沈如歌以小绣鞋为他抚弄肿胀肉棒之时的那般火热风情,一时之间又是腹部涨热,难受与快感并存。

  “二宫主。”风啸天最先回过神来,虽然心中亦有对其向往的心思,但他还是比较能满足的。

  既然已有了那孤高冷傲如梅的大宫主沈融月,自己还是不要多想了。

  而且这沈如歌对谁都笑意吟吟的,如狐媚子转世,就算是她的丈夫,那位神剑宗宗主之子林岱岩也不一定征服了她。

  沈如歌道:“风啸天,你不在你的紫龙山待着,跑来我神女宫作甚?”

  风啸天礼仪十足,道:“前来拜访,还请不要嫌弃。”

  “你那点心思,我怎会看不出来,切!”沈如歌对沈秋勾了勾手,道:“秋儿,过来给你二姨我揉肩捶背。”

  沈如歌转身而去,坐在一张红木椅上,沈秋立刻到了她的身后,为她揉肩捶背。

  “秋儿,还不谢谢我。”沈如歌笑道。

  “谢谢二姨。”

  刚才沈如歌突然出现帮他化解尴尬,沈秋自然是万分感谢这位二姨。

  风啸天那边有牛叔招呼着坐下,只是他有些急不可耐,询问了牛叔好几句,沈融月何时出来,牛叔只答快了。

  于是,风啸天焦急难耐的等待着。

  一位侍女小跑过来,在风啸天身前行了一礼,道:“风山主,宫主来了。”

  听得这话,风啸天当即兴奋地站起身来,望向走廊深处。

  就在那走廊深处,一抹雪白的身影袅袅行来,风啸天定神望过去,随即便再也移不开眼睛。

  不止是风啸天,风从云,黑炭等以及一众男性,全都望去。

  沈融月袅袅而来,身姿婀娜,她身穿一袭雪白的白丝纱衣,冰肌玉骨,身姿妖娆而又丰腴,绝美倾城,如神秘雪域的一朵冰莲,孤高而又冷傲,冷艳而又娇媚。

  她酥胸丰盈饱满,领口高开,傲人的上围高隆滚圆,在薄薄的玉纱包裹之中,形若圆球,挺立高耸,为最美的两座雪峰,圣洁无暇。

  她的身段娇娆灵柔,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扭动自如,往下便是那最美丽的丰臀,在纱衣的包裹之中不怒自挺,浑圆高翘,臀肉峰峰,尤其是两条晶莹修长的美腿,更是滚圆结实,在纱裙之中轻轻的摆动,若隐若现,也显得她身姿高挑妖娆,令人呼吸不得。

  沈融月秀发高挽,被一支白玉簪子别住,映衬上那张绝美倾城的脸庞,风韵成熟,犹若徐娘半老,却又比之多了许多的仙子气息,缥缈若仙临尘。

  许多人的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就算是沈秋,亦是在心中感慨,自己的父亲当年能够娶到母亲,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随即沈秋再一看其他人的目光,心中鄙夷。

  被这么多人用各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母亲,沈秋自然心中不悦,甚至觉得他们看一眼,都如在自己母亲身上剜下一块肉。

  沈融月并不这么觉得,这些人目光如刀,但沈融月并不在乎。

  她超然在上,亦知自己在他们眼中是何等身份地位,因此不去理会。

  「融月……」风啸天最为激动,沈融月看了他一眼,他立刻醒悟,添了一个后缀:「宫主!」

  「风山主。」沈融月淡然一笑,道。

  只这一笑,勾人夺魄,心神迷失,粗糙汉子的风啸天心跳的厉害,小腹燥热,目光不自觉的落到沈融月的腰臀之上。

  那丰满翘挺的美臀实在是盈圆,在一袭薄纱之下,赛过香肩,高翘傲人,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高挑结实,真不知缠在腰上是个什么滋味儿。

  虽然还不曾享受过,但风啸天知道,只要自己再努力一把,加把劲,很快就能享受到这双美腿缠在腰上的那种噬魂销骨的滋味儿了。

  是以一想到这里,风啸天更是不能自制,看着沈融月的双目之中,冒出两团腾腾火焰。

  两人之间看起来如是点头之交,沈融月只招呼了一声,然后道:「牛叔,晚宴可准备好了?」

  「好了。」牛叔道。

  「好,那就请诸位嘉宾入座吧。」沈融月道。

  由沈融月牵头,一行人跟在她的身后,前往大厅。

  神女宫的大厅富丽堂皇,当初建造此地,耗费极大,不论财力还是人力都动用了不少。不过,对于神女宫来说,钱财基本上都是身外之物了。

  这些年都有王朝皇家上供,神女宫也自己做生意,因此,神女宫不说是富可敌国,却也是富足有余。

  沈融月坐于大殿的的最上方,沈如歌在其身旁,而沈秋则是坐在沈融月的另一侧。

  在下方则是风啸天等人。

  但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道声音来。

  「神剑宗,天罗门,军皇山,擎天宗来人……」这道声音一起,大厅内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群人涌了进来。

  这些人有老有少,三三两两,都有元力波动。

  忽然间,沈秋看到其中一个女子,心中一动,莫名觉得有些异样感觉。

  在人群中,沈秋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脸颊凹陷,整个人没什么精气,二姨沈如歌瞧见了他,不禁翻了个白眼。

  他就是神剑宗宗主林岱岩,沈如歌的丈夫,也是沈秋的二姨父。

  林岱岩面对沈如歌的白眼并不在乎,反而摸了摸后脑勺,露出一个憨直的笑容。

  而天罗门的代表是两个雄实的壮汉,因为天罗门是讲究横练功法,阳气极盛,因此这两个雄实的壮实肌肉发达,如同小铁塔般高大威猛。

  然后便是那军皇山,是一老一个女子为代表,沈秋看向那个女子之时,心中总有一种奇怪感觉。

  最后便是那擎天宗,居然又是张长松和他的弟子,那个少年郎。

  一行人来到大厅之中,齐齐道:「参见大宫主,二宫主。」「诸位前来,让我意外,还请落座吧。」沈融月道。虽有意外,但并没有让他们离去。

  林岱岩坐到了沈如歌的身边去,挨着沈如歌坐下,这让站在风从云身后的黑炭看的腻歪,心里妒火中烧。

  忽然,沈融月又再次开口:「晚照,坐我身边来。」晚照……

  沈秋心中一惊,这不正是自己那个未婚妻么?

  「晚照遵命。」那女子径直走到沈融月身边坐下,并没有看沈秋一眼,令得沈秋心中极是失落。

  一行人都坐了下来。

  晚宴也正式开始。

  晚宴期间,沈融月只举杯了一次,众人都齐齐举杯,一起共饮。

  而后便是风啸天主动举杯,邀请众人一起喝酒,好几次都是如此,终于,那张长松一拍桌子,喝道:「风啸天,敢与我拼酒吗?」风啸天爽朗的哈哈一笑,道:「风某有何惧。」于是,两人便拼起了酒来。

  沈秋看的疑惑,这两人之间有过节?

  两人拼酒,极是卖力,但在沈秋的眼中就如两只疯狗斗气,他很想询问娘亲一番,可因为未婚妻就坐在沈融月的身旁,又不敢转过头去。

  就在这时,沈融月转过身来,道:「秋儿,带晚照去花园里逛逛。」「是。」

  随后,沈秋带着这个叫做晚照的女子去往后花园。

  这个叫晚照的女子,其实沈秋知道她的姓,她姓秦,全名叫做秦晚照。

  秦晚照看起来姿色中等,但是身段却是一等一的好,她身穿一袭贴身的绿色长裙,不显性感外露,身姿却是窈窕玲珑,酥胸饱满,高高的撑起领口,两瓣臀儿亦将裙袍高高的耸起,挺翘浑圆,玉腿极为修长高挑,她甚至比沈秋还要高出一个头。

  来到后花园,沈秋主动抱拳道:「秦小姐,在下沈秋。」「我知道你叫沈秋,是我的未婚夫。」秦晚照道。

  沈秋略有悻然。

  因为秦晚照说话的姿态与语气,都显得极为高傲。

  果然,在下一刻秦晚照又继续道:「你达到第几境了?」沈秋羞赧道:「第四境。」

  秦晚照道:「太差了。」

  沈秋无言以对。

  接着又听秦晚照继续道:「我秦晚照的男人,须是那种顶天立地的当世豪雄,而你……沈秋,你能做到吗?」

  沈秋沉默。

  「你若想娶我,那就等你成为盖世豪雄再说吧。」秦晚照道。

  「我……我尽量。」沈秋道。

  总之,两人之间的这次谈话,不是很好。

  当沈秋带着秦晚照回到大厅里的时候,发现晚宴竟然已经散去了。

  居然如此之快?

  牛叔还在,于是沈秋连忙去询问,原来那风啸天和张长松拼酒,张长松酒量不行,完全败给了豪放粗糙的风啸天。

  然后,沈融月让人扶张长松下去休息,而沈融月还有要事去办,因此便让这晚宴散了,并让牛叔将那些客人安顿在神女宫住下,接着牛叔也将秦晚照带去客房。

  至此,沈秋便是孤身一人。

  沈秋摸了摸鼻子,一阵苦笑,最后离开了大厅。

  ……

  天渐暗。

  神女山的宫殿之中,一处侧殿之中,一点青豆烛火,微微摇曳,让整个空间显得朦胧,影影绰绰。

  一张短脚桌几的后面,有一个成熟美妇倾侧的躺在后面,手中一本古籍,她正在细细翻阅。

  黑丝如瀑,落到地毯之上,她的脸庞绝美不可形容,双眸如水,烟波迷蒙,黛眉如远山,琼鼻微挺,那樱桃小嘴儿不施唇膏,红艳欲滴,脸颊上不施粉黛,亦是吹弹可破。

  有一缕黑发从她的耳后绕过,落到酥胸之上,她身穿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领口极低,胸前的嫩肤洁白无瑕,两座圣女雪峰高高凸出,如浑圆的碗盘倒扣,饱满而又高耸,傲人怒挺。

  她侧躺着娇躯,从上到下,一览无余,黄金比例的完美曲线,腰臀处更是凹凸有致,尤其是那瓣臀肉丰腴结实,在雪白的纱衣之下,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再有两条修长的美腿,微微弯曲着,如同蛇尾般魅惑。

  身姿魅惑,娇然玉肤,每一寸每一分都让人欲罢不能。

  成熟美妇绝色倾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迷离朦胧的气息,晶莹剔透的玉肤霞光滔滔。

  她又如冰山一般,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可越是如此,越让人有一种想要征服的冲动。

  神女宫大宫主沈融月,便是天下人都想要征服的存在。

  沈融月翻过了一页纸张,微微停顿,接着朗声道:「在门外站了那么久,进来吧。」

  门外,一道人影晃动了下,接着屋门打开,烛光照映出这人的模样,是个粗糙雄实的壮汉,不过却是一脸中正。

  紫龙山山主风啸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