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欲望魔蛇-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_五月丁香六月婷婷网线视频
欲望魔蛇

欲望魔蛇

国家生物实验室里特级生物技术员张天清在忙碌着。他正在研究一种新型生物武器—魔蛇。这种东西主要是用来给爪来的女俘虏洗脑的。它虽然身长不过五厘米,比手指头粗不了多少,但它不但能让女俘虏一五一十地向魔蛇的主人道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还能让她们对他唯命是从,并且魔蛇是跟主人心灵相通的。

  张天清对魔蛇进行完最后一项后满意地把它放进了笼子里。下午就要进行人体实验了,他显得格外兴奋。

  下午一点。

  张天清拿着魔蛇站在隔离室里,他的面前摆着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她对张天清一脸的不屑,白晰的脸蛋上透露着一丝失落和无奈,两个诱人的乳房半露在外面,随着微微急促的呼吸不停地上下起伏。

  张天清咽了一口口水问道:「你叫什么?」

  「告诉你也没关系,我的名字叫莹。」

  那个女人冷冷地说。「你真的还不肯说吗?那我就只好用最后一招了!我实在是把你变成一个没有自己思想的人,甚至可以说我还有点喜欢你,希望你好好合作。」

  「呸,想让我说除非杀了我!你别多费口舌了!」张天清摇了摇头,向身后的壮汉打了个眼色。

  两个壮汉面无表情地走了上来。他们一个用手狠狠地按住莹,另一个熟练地将她双手绑在了椅子背上,莹根本没有一丝挣扎的余地。接着他门死死地掰开她的两只玉腿,让它们成一个直直的字。莹的开始变得不安起来。「你们想干什么?」她惊叫道。张天清没有回答,只是缓缓靠近她。他轻轻撩起她的薄纱裙,两只光滑白晰的玉腿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美得如汉白玉雕像一般,他不禁全身抖了一下,常年地研究工作让他很少接触女人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定了定神,把手伸向中间唯一遮挡他视线的小三角,它看上去也是那么诱人那么可爱。

  半透明的蕾丝边绕在粉红的小内裤周围,真是让人充满无限地冲动。终于,他触碰到了它。他先用手指在上面来回地磨挲,隔着一层薄纱他已经感觉到了里面那片神秘地带的柔嫩和温暖。莹的秀眉不禁皱了一下。张天清不停地用手指滑动和旋转着,最后他一把抓住那层薄膜用力扯了下来,一下子就看到了那片茂密的森林。

  随着最后一片遮蔽物被拨离,莹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尖叫。张天清看着那片茂密的黑色森林,心情非常激动,他轻轻拨开玉门看到了一幅今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一颗粉红色的小樱桃微微突起。两片肉都都的大阴唇向内靠拢,下面鲜嫩的小阴唇中间围着一个黑黑的小洞,在小洞深处隐约能看见一圈透明的薄膜。

  他简直看呆了,傻傻地望着那个黑洞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还过神来。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如此诱人的东西。莹看到蹲在下面痴痴地看着自己私密地带的张天清羞得美目紧闭。但她不知道真正的痛苦才刚刚开始。抬头望了一眼莹,张天清就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他用大拇指和中指捏住魔蛇的蛇头,然后用食指在上面搭了搭,魔蛇突然睁开了眼睛,两只恶毒的双眼放射出一道道蓝光。同时它的尾巴也不停的扭动起来,这是魔蛇苏醒的标志。张天清很不易令人察觉地笑了一下,把魔蛇渐渐地向莹的阴部靠近,在快触碰到那粉红色的樱桃时他迅速地将蛇嘴扣了上去。

  长满细牙的蛇嘴一下子咬住了它的目标。莹只觉得全身一阵电流通过,嘤咛一声叫了出来,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下面停着一个蛇一样的怪物,害怕得双腿直颤,可是她的腿被壮汉死死地拉住,完全动弹不得,她在用力挣扎也只是妄然。

  张天清看见她的样子笑着对她说:「很快你就会喜欢上它的,以后怕是想给你弄下来你都不乐意哩!」

  「你这个混蛋,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别那么早下结论,你以后肯定会感谢我所做的一切的。」说话间魔蛇也一刻未停地在莹的阴部扭动,它的牙齿不停地刺激着那颗粉红色的小樱桃。

  魔蛇每动一下,莹就感觉到好像有一股电流在刺激下体,全身也会忍不住抽动一下。渐渐她感觉到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她在心里骂自己怎么能这么想,不住地告诉自己要坚持住。

  这时候魔蛇的嘴里突然吐出一条火红的信子,紧紧地缠住了那颗粉红色的樱桃,紧接着还不停地蠕动起来,更要命的是它的嘴里还在不住地往在吐着一种液体,这使得整个阴部都又滑又痒。

  莹感到快感在不住地加倍,她知道自己快守不住了,但她依旧倔强地关闭着自己欲望的大门。魔蛇还在不停地扭动,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它就像一个尖锐的铁凿,一步步地凿来那所紧闭的大门。

  它爬遍了整个阴部,最终魔蛇变成了一个陀椤的形状在那颗樱桃上疯狂地转起来。莹的口中不停地发出一连串嗯嗯嗯的淫叫声,阴道深处也流出了潺潺流水。

  淫液顺着阴毛滴滴嗒嗒地打在地板上,很快便积起了一片水洼。

  「看来你骨子里也是个淫娃啊!」张天清在一旁嘲笑她。莹只能不断地发出嘤嘤嗯嗯的声音,已经完全无力反驳了。

  终于在魔蛇长达将近半小时的的高速旋转按摩后随着「啊……」地一声大叫莹的身体剧烈地抽动起来,阴道里黏乎乎的乳白色液体不住地喷射出来。与次同时魔蛇的尾端甚出一根倒刺狠狠地朝那颗已经肿得像葡萄的阴蒂刺去,紧接着注入了一股毒液。莹翻了一记白眼晕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莹缓缓地睁开眼睛。但此时的她与原来的那个莹早已判若两人,她睁着一双呆滞的大眼,嘴里不住地叫着我要,我要。张天清看着她的样子露出一丝阴邪的奸笑,实验成功了。

  他再一次触碰了一下蛇头,魔蛇又开始游动起来,但它并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一寸一寸向阴道爬去。渐渐地它的头便钻入了阴道口,柔软的阴道皱嬖一下子把将它紧紧包住了。魔蛇开始加大了蠕动的力度,死命地往里钻。这样强烈的摩擦很快让莹产生了快感。

  「哦,哦,好爽,呜……」她发出一阵阵淫叫。魔蛇小心地穿过那道透明的薄膜圈,继续向更深处挺进。它再次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在紧窄的阴道里像一个钻土机一样地暴速钻动。

  「啊,啊,啊,啊」随着魔蛇地钻动莹的叫声也越来越高,她变得像一只只会淫叫的畜牲一样放肆地高喊。「哦,操,哦,干啊,爽,啊,啊,呜,真爽。」最后,魔蛇一头撞在子宫壁上,莹大呼一声:「哦……」晕了过去,一股白色地浆液再次喷射出来。

  这一次只过了大约十五分钟莹便醒了过来,她依然双眼呆滞嘴角挂着口水,一直淌到了乳房。嘴里还在叫着:「我要,我要……」「你要什么?」张天清发问了。

  「我要它动。」

  「这可不行,魔蛇已经达目的地了,没有我地命令它是不会再动的。你要是不跟魔蛇的主人,也就是我,交媾便永远会处在这种状态,不过我可以让你得到刚才那样地快乐,解除这种状态,但是你必须把你所掌握的情报一五一十地说给我听,而且要认我为主人,以后只听命于我。」「好的,主人。」莹急切地回答到。

  「那么,说吧,你潜入我国有什么目的,是谁指使你来地,你还有多少同伙?」「我是受精灵国女王的委托来寻找一种叫精灵密琼的液体的配方,据说它是由一位精灵公主遗落在你们国家的。这次只有我一个人执行,不过我的女儿也跟我一起来的。」

  「很好,我再问你精灵国的女王通过什么方式跟你联络,你女儿在什么地方?」「我不能直接联络她,只能等待一个星期来这里一回的精灵『隐』的出现,然后再通过隐互传消息。我女儿留在我暂住的出租屋里。」「非常好,希望你没有骗我,否则将会有你无法承受的后果。」「主人,我所说的句句是实,绝不感有半句欺骗。」「那么,我的小莹贱奴,再跟我说一遍你刚才想要什么我就满足你。」「主人我要你来干我。」

  「说清楚要我的什么干你的什么。」

  「我要主人的大鸡巴来干我的贱B,快来啊,主人贱奴实在受不了了,请你狠狠地插进来吧。」

  「好,我来了。」张天清拉开拉链一条早已蠢蠢欲动的巨龙就冲了出来。

  「啊!」莹倒吸一口冷气,只见那粗壮的阳龙足足比魔蛇大了三倍多,她又害怕又惊喜,想到那东西要插进自己那里就一阵哆嗦。张天清用手分开阴唇,毫无前奏地一下挺了进去。

  「啊!轻点。」一阵剧痛从下体传来,莹几乎疼得昏了过去。张天清感到一股破入感,鲜红的血丝夹杂着淫靡的浆液从里面流了出来。

  他停顿了一会,然后便用巨龙在里面绞动起来。每动一下莹都感觉到一阵酥麻。

  「爽不爽?」

  「真爽,我的好主人我的好哥哥,干得莹儿好舒服!」「哈,你等着更爽的还在后面呢!」经过一番绞动张天清感到巨龙整根都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于是他将龙头拉到洞口大力抽插起来,也不顾什么两浅一深的技巧每次都直达花心。

  「啊啊啊啊!」莹一边疯狂地甩着头一边叫起来。

  就这样狠插猛刺了足足十五分钟,张天清感到精关要守不住了,一股精液直往外奔,就在这时,一直蜷缩在子宫底部的魔蛇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开始动了起来,它展开身形,除了头以外全身变成了一张很薄的透明膜,紧紧地贴在了莹的阴道壁上。

  张天清一下子感到冲动减弱了,完全不想射了而快感反而增加了,与此同时莹却感到无比饥渴,恨不得在体内再多塞几根巨龙。她歇斯底里地尖叫着:「操我,快操我,操死我这个贱人B,哦,狠狠地插,操烂我地小贱洞!」这就是魔蛇的另一个功能,也是它的一个二级进化,它紧贴在寄主阴道壁后就再也不会下来,除非主人叫停否则它会不断分泌出一种黏液,这会使被寄生的女人有无穷无尽的欲望,永远得不到满足。而它的主人却能从中得到这个女人体内至阴至纯的体精,不但不会射精而且会越战越勇,丝毫感觉不到疲倦。

  张天清再次猛烈地抽插起来,他的双手也没闲着,开始在莹的身上不停地游走起来。他从大腿两侧慢慢向上摸索,所过之处无不被拨个精光,短裙、上衣、乳罩都被顺手退去,莹最终被脱得一丝不挂。

  她那洁白如玉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暇疵,看得张天清兽性大发,特别是那两个丰满结实的乳房像两只大白兔一样随着抽插一跳一跳,上面的两个紫红色的葡萄肿得像两个小馒头一样。张天清用尽全力地大力抽插,连吃奶的气力都用进去了。

  他的双手在乳房上停下来将两只乳房死死抓住,开始揉捏起来。两只白兔在他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雪白的肌肤上留下块块瘀青,他还时不时地用手指猛搓那两颗紫葡萄,搓得莹又疼又麻又爽,真是欲罢不能。

  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乌黑的秀发散成一片,她依然猛烈地甩着头,嘴里不断地发出淫荡地叫声,两只玉手死死抓着椅子的扶手,全身上下早已是香汗淋漓。此时的她已经深深的陷入欲望的深渊,身体好像早已不属于她,不断机械地抽搐着,一阵阵快感不住袭来,乳白色的淫液从阴道里持续地流下来,地上积起了一片小水洼。

  莹感到整个大脑完全被淫乱的想法所充斥了,什么任务,什么女王被远远抛在脑后,她只希望能永远停留在高潮的那一刻。

  张天清渐渐地对上面的美穴感到厌倦了,他看了看下面那朵紧闭的菊花,不禁动了邪念。他正想一探深浅,突然转念想道:「这个女人现在已经阴精大损,我要是现在取了她的菊穴她怕是会有生命危险,还是忍着下次享用。看她的奶子又丰满又结实,操起来一定很爽今天就让我先是是乳交的美味。」想到这里他把巨龙用力往外一抽,一下从阴道里挣脱出来。

  莹感到下体一下空虚了,那种无穷欲望也消失了,再次有了正常的思维。但是由于魔蛇的存在,她将永远成为张天清的奴隶了,更何况她尝过如此巨大的快感后也无法再次离开魔蛇了。张天清把巨龙往上一抬架在了莹那双硕大的双乳上。

  「快给我使劲蹭!」莹乖乖地用两只手托住乳房卖力挤弄起来,粗壮的巨龙在中间反复冲刺,龙头还时不时的往莹的小嘴里钻。

  张天清爽得直咬牙:「啊,我的乖贱奴,你那两颗奶子真不错,以后我一定好好奖励你!」

  「谢谢主人夸奖,小莹不要什么奖励,只要主人高兴,小莹随时为主人服务。」「哈哈,好极了,那你现在就快把我弄出来吧,要是不行可要受罚哦……」莹轻轻地抿了一下嘴,向张天清抛了个媚眼便开始加大了手上的速度和力道。

  两只乳房随着莹的玉手全速耸动起来,而且乳肉紧紧地贴着龙身,就像是一个用乳房做的人工阴道,令人欲仙欲死。

  很快张天清就感到想射的冲动再次出现了,这回他不想再忍了:「张嘴!」他一边喊道一边将精关一松,一股白色的精液就源源不断地喷射出来,莹连忙张大了性感的小嘴,将巨龙紧紧含住,全部的精液都射进了嘴里,她的腮帮子鼓得大大的,嘴角两侧还不住地有精液流出来。

  「吞下去!」张天清又命令道。

  可怜的莹只好闭了闭眼睛,咕嘟一声咽了下去,浓烈的腥味让她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皱眉头。

  第二章 隐

  张天清慵懒地坐在一把摇椅上抽着烟,他时不时地朝旁边的莹吐出一个烟圈:

  「你今后就是我的贱奴了,你对我不但要百依百顺而且要做到毫无隐瞒,你明白吗?」

  「是,小莹明白。」

  「现在那个精灵『隐』也来不了,反正我们也闲着没事,不如到你住的地方去看看吧,怎么样?」

  「主人想去,小莹当然欢迎了。」

  「那我们走吧。」

  「恩。」莹挽起张天清的手便和主人出门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个主人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门就像一对情侣走在街上。突然前方出现一道白光,一个身形从白光里闪了出来,张天清顿时被吓了一跳。随着白光渐渐地消逝,他看清了面前的这个天外来客。

  一个美女。

  一头长长的黑发髻在身后,给人一种妩媚却不觉淫荡的感觉。两只水灵的眼睛里透射出无限的活力,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个自信而聪明的姑娘。高挺的鼻梁架在大眼睛和精致的小嘴的之间,简直是一个完美的比例。她朱唇微启,双手自然垂于大腿两侧,胸部高挺,S形的身姿惹得人欲火中烧。张天清看得出了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莹却暗暗感到不安。

  那个身影越走越近,整个身影越来越清晰。「简直惊如天人,这是真的吗?」张天清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嗯?」突然,他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耳朵!她长着一对精灵的耳朵!「她是精灵!」张天清的第一反应告诉自己。

  「莹,这么逍遥要去哪儿啊?」

  「隐,是你啊,噢我带朋友去我家坐会。」莹故做镇定地说。

  「是吗?据我所知,你在这里没有朋友吧。」

  「是刚刚才认识的。」

  「别再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被他俘虏了!」「你怎么知道的?!」莹吃惊地问。

  「哼,你以为女王会完全相信你们人类吗?你们人类都是不守信用的低等生物。女王早已让我在暗中监视你,一有叛变立即杀掉,至于一星期接一次头只是为了不让你知道我的存在。」

  「你,你们既然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请我?」「这个任务有很高的危险性,而且不一定能马上完成,让我们精灵长期潜伏在人类之中,这简直是对我们的侮辱。既然能利用人类替我们办事,何乐而不为呢?」

  「你,你混蛋!」莹感到自己被贬得一文不值。

  「别生气。」张天清对莹摆了摆手。

  张天清在一旁听了半天,也听出是怎么回事了,现在他也有些恼火了,对于这个把人类说成是垃圾的精灵充满了厌恶,但他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好吧,既然你把你们精灵说得那么高贵,那我们来比试比试你敢吗?」「我还怕你不成!你说吧要比试什么?」

  「比耐力。」

  「好,你要怎么比?」

  「在这里没办法比,必须先回我的实验室再说。你敢去吗?」「回实验室?」隐隐约感到可能是个圈套,但精灵高傲的性格让她不愿意服输。她皱了皱眉,回答道:「走就走,谁怕谁呀!」张天清暗暗地撇了撇嘴角,露出一丝不意发觉的寒意。

  很快他门一行三人就回到了实验室。张天清从笼子里抓出一条魔蛇拿到隐的面前:「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开发的新型生物魔蛇,你要是能让他呆在你的体内超过十分钟,我就服输,不但让你把莹带走还可以无条件的帮你找你要的东西,否则你就要乖乖投降,不能再伤害莹。」

  莹向他投来一丝感激的目光。

  「哈!你以为用这种低级的小把戏就能胜得了我吗?我可不是莹,没有她那么贱。」隐对这个条件感到很满意,她觉得自己绝不会像莹那样被魔蛇控制,既能抓到莹又可以让张天清帮忙找配方,没准自己还能立一大功呢,真是一举两得。

  「先别那么早下结论,让事实来证明一切。你准备好了吗?」「好了,拿来吧,」她接过魔蛇小心翼翼地把它方入了自己下体。

  「让这个贱女人疯狂起来吧魔蛇让她成为欲望的奴隶!」隐刚将魔蛇放进下体,张天清就向它发出了命令。

  魔蛇一得到主人的命令就开始蠕动起来。隐感到自己的下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动,软绵绵的,紧紧紧地贴在阴道壁上,一步一步往里挪动,痒痒的非常舒服。

  魔蛇挪动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深,隐感到一种从没尝试过的快感。渐渐地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手也开始不安地摆动。魔蛇穿过了处女膜,向阴道深处爬去。隐的胸部微微地颤抖起来,呼吸越来越急促,手在胸外面隔着衣服揉模起来。

  魔蛇开始改变运动方式,它在阴道里一边转动着一边向前推进。不断摩擦着阴道壁,终于它抵达子宫了。像在莹体内的那条魔蛇一样,它把头变成陀椤状后径直向花心冲去。魔蛇狠狠地撞在了花心上并对准花心开始快速地旋转起来。

  隐感到无穷的快感像电流一样向大脑涌来,她是在受不了了,把一只手伸进衣服里猛蹭起来,两个乳头被蹭得肿了起来,像两颗紫色的葡萄,但这远远不能满足她的欲望,她不再满足于只对胸部的蹂躏,又把另一只手向下面的密林伸去,她拨开玉门,把中指插了进去,开始捣起来,很快粘稠的白色液体就从里面往外淌,整个阴户被弄得湿漉漉的,十分狼狈。淫水越来越多顺着阴毛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隐的欲望进一步膨胀,她又把食指和无名指插了进去,三个手指在阴道里猛烈的搅动。

  啧啧啧啧房子里充满了淫靡的声音。

  「啊,啊,啊,快把它拿出来,快把它拿出来!」隐终于坚持不住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步入了崩溃边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快让它出来,快让它出来。」她对着张天清吼道。

  「别着急,我的精灵公主,好戏还在后头呢,很快你就会改变注意的。」「是啊,等下怕是想给你拿出来你都不愿意呢。」莹在一旁嘲笑道。

  「住嘴,快给我拿出来,我认输了。」

  「这可不行,这魔蛇放进去容易,要想拿出来可就难了,这只能它自己高兴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我可没办法。」「你,你混蛋!」隐变得像个受伤的小女孩一样叫起来。

  「放心,很快你就会沉醉其中的,而且你还会感谢我给你带来的快乐。

  魔蛇一刻不停地转着,隐渐渐地失去理智,她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哦,好爽,乖小蛇,哦,你弄得姐姐好爽,哦,哦快,对转得再快点,弄烂姐姐的烂逼,哦哦爽死姐姐吧。」隐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吐着舌头,不断地淫叫着。她一只手在里面搅动另一只手也伸过来疯狂拨弄着红肿的樱桃。柔嫩的小阴唇已经被她搓得淫烂不堪,粉红色的黏膜上布满了伤痕,一点点鲜红的嫩肉裸露出来。

  但她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依然大力地揉捏着。每过一段时间她的身体就持续地一阵强烈的抖动,乳白的汁液淌了一地。无穷无尽的高潮彻底引爆了隐心底深处淫荡的本质,她的心灵已经被快感彻底占据了,像莹一样成了欲望的奴隶。

  「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喜欢上它了吧?」

  「胡说,哪有?」隐仍然用最后一丝理智做着无力的地辩解。

  「还说没有,好吧,我就让你自己承认。」

  张天清给魔蛇下了停止的命令。

  隐一下感到下体那种说不出的舒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空虚和难受。

  「嗯,我,嗯,蛇蛇快动啊,嗯,姐姐好难受,嗯快,快给姐姐快乐吧。」隐死命地搓着自己的阴蒂。

  「嗯,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要,啊,我要啊。」隐急得几乎语无伦次了。

  「怎么样,现在承认了吧?」

  「我承认了,承认了,快给我吧。」

  「承认什么?说清楚。」

  「我喜欢魔蛇,我是淫荡的淫娃,啊,嗯,嗯,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大淫娃。

  你快让它动起来吧,实在受不了了。」

  「哈哈,这就对了嘛,我的大淫娃,就让我亲自来帮你解决吧。」张天清,解开拉链,早已忍耐多时的巨龙飞跃而出。

  「啊?你干什么?」隐被这庞然怪物吓了一跳。

  「放心,我是帮你,不是害你。」张天清脸上一脸坏笑。

  他一手端起巨龙,对准那美妙的阴户狠狠插了进去。一下就戳破了处女膜,鲜红的血丝从阴道里流了出来。

  「啊,痛死我了,还说要帮人家的。」

  「你这个下贱的淫娃,给我先忍着,马上就好了,等下保管让你爽翻天。」张天清开始抽插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能力比以前提升了许多,可能是从莹那里获得了阴精的原因吧。巨龙在紧窄的阴道里横冲直撞,痛得隐苦不堪言。

  「啊,好痛,你轻点。」隐苦叫着。

  张天清对隐的叫喊全然不顾,他有心想整整这个高傲的精灵。阴道在巨龙的不断开拓下变得宽松起来,再加上原本就有很多淫液的浸润张天清感到时机到了。

  他把巨龙拉回到洞口,猛烈地往里插入,一下撞在了花心上。

  「啊!」隐爽得大叫了一声。

  张天清一把抓破隐的上衣和乳罩。两只雪白的暴乳瞬间蹦了出来。他让隐坐在椅子上,用两只手死死按在了那两颗大奶,整个人全压在了隐的身体上,就这样趴在隐身上死命地操起来。巨大的阳具在隐的下体里飞快地进出,鲜嫩的B肉随着抽插翻进翻出,每一次地抽插都让隐感到有一股电流从下体传来,电得自己全身酥麻,爽不可言。

  「哦,好哥哥,你真的没骗我,插得我好爽。哦,继续,哦,我的亲亲好哥哥,哦……」

  「哼,更爽的还在后头呢,今天我一定要你这个淫娃知道厉害。」随着巨龙不停地撞击花心,蜷缩在那里的魔蛇被再次激活了,就像上次那条魔蛇一样,它开始变形,把整个阴道壁紧紧包裹起来。张天清感觉到了魔蛇行动了,他知道是时候吸取这个精灵的阴精了。他还从来没想过能吸取女精灵的精华呢。真不知道那会对自己有多少大的提高。

  一边想着张天清一边也开始进一步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操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淫女,操烂你的贱逼。」张天清一边插一边高声辱骂着隐,他觉得这能得到更大快感。

  「哦,哦对,就是这样,插,啊,用力地插,哦,我的大鸡巴哥哥,插得妹妹好舒服啊!」

  在魔蛇的作用下,隐的快感被扩大了无数倍,高潮一波接一波地涌来,隐完全沉浸在了淫乱之中。她的手在张天清的背肌上又掐又抓,嘴里呼呼地喘着粗气,香舌在张天清的脖子上乱舔。精灵高贵地身份对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她现在只想获得更多的快感。

  张天清不但下面卖力上面也不肯闲着,伸出的舌头向那根在自己嘴边的香舌探去,两条游鱼很快便快活地缠在了一起。他婪地吮吸着从美人嘴里传来的涎液,两只魔爪大力地搓揉着雪白的大奶。硕大的奶子在魔爪的挤捏之下变换着各种形状,没过多久,他又把粘满涎液地嘴巴凑了过去,开始在哪两颗紫葡萄上死命咂起来。他把奶头含在口中又是舔又是咬,还不时用胡子在上面猛蹭。

  隐被刺激得发了狂,两只玉臂紧紧圈在张天清的脖子上,一耸一耸地抖动着性感的臀部,全力奉迎着张天清大力的抽插,嘴里啊啊淫荡地呻吟着,活脱脱成了一个着了魔的淫娃。

  「哦,哦,泄了,又要泄了,哦,啊……」随着一声大叫隐又一次泄身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高潮了。

  「怎么样,我的小淫娃,爽不爽?」

  「爽,好爽,我的好哥哥,爽死贱逼了。」

  「你要尊我为主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隐奴隶了,一切都要听从我的安排,懂吗?莹是你的姐姐,你也必须尊敬她。对我们你要绝对地忠诚,不然有你的好看。」

  「是,小隐以后就是主人的贱奴,小莹是我的姐姐,我要对主人和小莹姐绝对忠诚。」

  「恩,很好,真听话,为了奖励你我决定让你偿偿更爽的感觉。」张天清拔出巨龙往下移了移,停在了菊花前。

  「不,那里不行,会痛死小隐的。」

  「不要紧,放心吧,我会轻轻进去的。」

  张天清在上面的洞里沾了点淫液在菊花口擦了几圈对准了菊花口刺了进去。

  「啊!轻点,痛!」

  张天清一下子感到了极大的刺激,整个直肠壁就像婴儿的小嘴一样将他的阳物紧密地含住,而且一个劲地往里面吸,差点让他一下子射出来。定了定神后他又试着动了动,感觉稍稍松了一点,便开始重新慢慢地挺动起来,每动一寸都会带来极大的快感,但却会带给隐同样大的痛楚。

  「啊,不要再动了,痛啊,要撑破了。」

  张天清还是没有理会可怜的隐,继续埋头抽插着,由于精液的滋润,直肠里渐渐变得润滑起来,隐的疼痛感也逐渐地减弱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一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可是很快隐便偿到了厉害。

  如此狭小的空间始终还是容纳不下这条巨龙,张天清的每一次抽插都会让直肠壁向外扩张,同时造成强烈的摩擦,敏感的直肠避被一受到摩擦就向大脑发出巨大的电流,让隐感受到超过抽插阴道时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快感。

  「啊,好爽,呜,呜,主人您要把隐操翻天了,呜…… 」隐爽得晕了过去。

  张天清依然没有停下,那条巨龙在菊洞里猛烈地翻腾,「啪,啪,啪,啪」屁股的撞击声有规律地响着。

  「咳咳!」隐被操醒过来。

  「呜,主人,您真是勇猛,贱奴爱死主人了,哦!就让主人射在隐的体内吧。」张天清也感到精液越来越想往外冲,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准备好,我来了!」随着一阵猛烈的抽插,他精关一松,乳白色的精液源源不断地射入了隐的体内。

  「啊,谢谢主人的恩赐!」隐满足地叫了一声,瘫倒倒在了地上。

  第三章 莺

  过了很久,隐吃力地站了起来,全身无力,两只脚软得像棉花,几乎都站不住了,张天清只好过去伸手掺住了她。还不忘调侃一句,「怎么样,舒服不舒服?」隐把性感的小嘴凑到张天清的耳边,吐气如兰地说:「好美,真想每天都能来一次。」

  「哈哈,以后你成了我的奴隶,不要说每天一次,就是每天十次我也会满足你的。」

  「谢谢主人,以后我就是主人的小贱奴了。」隐有些害羞,幽幽的说。

  「好,好,我以后一定好好疼你!」张天清为自己能收到一个精灵当奴隶感到非常兴奋。

  「恭喜主人!」莹不失时机地讨好道。

  「你也是我的乖宝贝我不会忘了你的!」莹温柔地挽住了张天清的另一只手。

  「好,现在我们继续向小莹的家前进吧。」张天清左拦右抱,一付得意的样子。

  很快,莹的家到了,莹上去打开门:「主人请进!」张天清和隐跟在她后面走了进去。

  张天清朝四周看了看,这是一间不大的小房子,里面虽然看上去挺简陋但必需的生活用具一应俱全。最显眼的是一张摆在屋子中间的婴儿床,上面躺着一个小宝宝。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张天清,两片小脸红撲樸的,可爱极了。张天清看了也不禁十分喜爱。

  「好可爱的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莹回答。

  「她叫什么名字?」

  「小莺,黄莺的莺。」

  「小莺,真是个好名字,和你的很像呢。」

  「她的爸爸去哪了?」莹没有马上回答,过了一会才轻声地说:「他嫌我生的是个女娃,便抛下我们母女两走了。」

  「什么?真是个混蛋,这么漂亮的孩子都不要,谁说女的不好,我就喜欢女孩。他不要我要,以后这孩子我养了。」张天清气愤地说。

  「谢谢主人!」莹听到张天清的话又是激动又是感激,发自内心地说。同时她觉得自己更张天清了。

  「没什么,你看她可爱的样谁见了都会喜欢的,何况你一个女人带个孩子多不容易,既然你是我的人了,你的事我当然帮了。」「我能抱抱她吗?」

  「恩,当然可以了。」张天清想捧一个绝世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把宝宝抱了起来。他看着怀里的孩子正在朝着他笑。「你看你看她在朝我笑呢,看来她也很喜欢我呢!」

  「是啊是啊看来主人和小莺还很有缘呢。」

  「不知道将来她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我想一定和你一样是个迷人的姑娘。」「主人想知道吗?我能帮忙哦。」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隐突然神秘兮兮地说。

  「你能?怎么帮呢?」

  「当然是去未来看了。」

  「去未来?别开玩笑了,我研究了这么多年也没能想出来怎么去未来,你有什么能办法。」

  「这你就小看我了,主人,时间旅行是我们白精灵的基本技能哦,不仅自己能在时间里穿梭而且还能把别的目标传送到指定的时间和地点。我们精灵的居地在另一个时空,我就是靠这种能力来到你们人类世界的。不过我的水平还处在初级阶段,到了以后只能马上看见景象,要想自由地活动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所以我每次都是提早来的,嘻嘻。」隐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哦,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你就带我们去二十年后的这里吧,希望这孩子要还住在这里才好。」

  「好,主人站稳咯,我们出发了。」说话间,三人周围多了一道白色的光圈,眼前一暗就来到了未来世界。但看到的一番景象却让他门惊呆了。

  只见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漂亮少女被扒得精光,赤身裸体的挂在空中,正好在他门的正前方。众人正觉奇怪,仔细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原来是一只像大章鱼似的怪物用四只触手分死死抓住那个少女的手脚,将她举在空中。那怪物触手奇多,在空中张牙舞爪地乱挥。此时用两个触手掰开少女的两片大阴唇另一个触手直往蜜穴里钻。

  「难道是暗精灵的冥兽?」隐突然叫起来。

  「冥兽?是什么东西?」张天清问道。

  「我也只是听女王说过,冥兽是我们白精灵的对头暗精灵养的一种怪兽,及其淫暴,专门用来对付女性敌人,它的样子像一只大章鱼,每一根触手都可以作为阳物,可以伸长缩短还会分泌具有强力催情作用淫液,落在它手里的猎物几乎都会被弄得死去活来,春性大发。最后轻则变成只会做爱的痴女重则丧了性命。」「暗精灵居然如此恶毒。」

  「主人有所不知,暗精灵本来就是一群无恶不做的畜生,我们的白精灵和暗精灵互相争斗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在这几百年中不知有多少白精灵女被毒害了。」

  「原来是这样。」

  再看那只冥兽,说话间已经将一只触手伸进了少女紧窄的密穴,它的触手十分灵活,外表长着一颗颗粗糙的小肉团,在阴道里又是钻又是磨,惹得少女浑身颤抖,她强忍着下身传来的强烈快感,美目紧闭,心里又羞又恨,无助却又带着一丝兴奋。

  怪物的触手渐渐伸入阴道深处了,很快便触到了花心,怪兽用触手的尖端在花心上轻轻地拨动,每动一下少女就感到好像又很多小蚂蚁在自己的下体里爬一样,非常瘙痒,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和舒服。

  怪物似乎很有耐心,它不厌其烦地拨弄着,而且伸过来更多的触手,向阴户门口的嫩核发起进攻,娇嫩的小阴唇被切当好处地分在两边,无数小肉团挤向阴蒂,它们揉动着,搓弄着,无所不用其极,小少女的情欲被撩动了起来,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她甚至想让那跟粗糙的触手动得更快些,更重些,但她仅存的羞耻心还在挣扎着抵抗这种想法。

  怪物忽然大叫一声那根插在少女逼里的触手开始猛烈膨胀起来,它先充满了整个子宫和阴道接着便将子宫和阴道壁扩张开来,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少女变得像一个怀胎已久的孕妇。少女完全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发出了接近崩溃的惨叫,她感到下体涨得要命,几乎觉得自己快要被撑暴了。没过一会她便昏了过去。

  那怪物却并没有停止行动,从它触手的小肉团里分泌出许多蜜汁它们流便了阴道的每一个角落,很快阴道变得润滑了许多,那根硕大无比的触手居然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抽插起来,它先是慢慢地蠕动,渐渐地就成了真正地抽插,整支触手在阴道里一进一出,鲜红的嫩肉随着它一张一缩,整个阴道和触手似乎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彼此牢牢地吸附。

  抽插间怪物的其他触手开始蠕动起来,它们几乎布满了少女全身,有的在性感的小嘴里套弄,有的卷起粉红色的乳头不断地揉捏,有的在光滑的皮肤上放肆地游走摸索。整个画面充满了淫荡的气息。

  少女在自己淫靡的叫声中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眼前这幅景象简直让她不感相信,她已经完全被触手包围了,在看看自己,就好像一个被包在肉球里的荡女。

  乳房被飞快地揉捏,小嘴被粗大的触手塞得喘不过气来,下面更是惨不忍睹原本紧窄的小穴被撑到大得像个小山洞,整个小腹都高涨了起来,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个少女的肉体。

  事实让她不得不低下头,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的阴道和子宫里此时已充满了怪物触手分泌的蜜汁,看来它并不只能起到润滑的作用,更是唤醒人性本能的强烈春药。少女一放弃了抵抗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淫乱的派对中去了。

  怪物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更加肆意妄为起来。插在阴道里的大肉棒一样在下体力疯狂地抽动,游走在全身的触手撩拨着少女每一处性感带,两个大乳房已经被挤得又青又紫。

  少女的淫念终于被彻底点燃了,她双手紧紧地抱着缠住自己的那根触手双腿并拢紧紧夹着那根插在自己屄里的肉棒,努力迎合着怪兽粗暴的动作,淫荡地呻吟着,尽量地让自己能获得更多的快感。

  樱桃小嘴大大的张开,把嘴里的肉棒直往喉咙顶,每顶一下还发出咳咳的卡喉声。怪物插在下面的木桩一般的肉棒也越动越快,好似真的在打桩一般,少女已经完全不顾及它所带来的痛楚,剩下的唯有无限快感。

  「哦,太爽了,哦插我,快插死我,插烂我的贱逼,哦……」她的嘴里虽然塞着一个大肉棒,但她依然忍不住淫荡地乱叫,「哦,天哪,太美了!」「我们现在在莹的家里,难道她是莺?」张天清突然反应过来。

  「莺?!」莹一下子面如土色。

  「不管怎样我们要先把她救下,才能问清她到底是谁,但愿她不是莺。隐,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动。」

  「大概5分钟,主人。」

  「好吧,我们先想想对付那怪兽的对策。你们有什么主意?」「在我们白精灵的世界里除了精灵女王可以消灭它以外其他还有五大长老可以与她抗衡,剩下的人就只能赶快逃命了,不知道暗精灵这次为何要派如此厉害的冥兽来对付一个人类。」隐首先说道。

  「这可怎么办,主人你一定要救救她啊!」莹作为母亲,看到遭受如此虐待的可能是自己的女儿,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她的!」张天清很坚定的说。

  其实此时张天清的心里也是心急如焚,他一个血肉身躯的人类如何能一下子打败一头怪兽呢,硬拼显然是不行的,只能智取。他的脑子在飞快的旋转。

  突然他想起研究所里有一种强烈的动物麻醉剂,自己因为研究各种生物,为了安全,时常用来麻醉危险的动物,一直都习惯在身上带着一瓶,也许可以派上用场。就是不知道如此巨大的怪兽仅一瓶麻药能不能起作用。

  他马上将自己的想法对二女说了。隐听了回答道:「主人,我知道冥兽的口器是它最敏感的地方,如果能将麻药注入那里,也许取胜的机会要大得多。」「哦,如此说来我们还是很胜算的,可这冥兽,这么高大,谁能把这药打进它嘴里呢?」

  「主人我们已经可以动了,这就看我的吧。」隐伸出一对透明的翅膀,扇了一扇,在原地转了个圈,自信地说道。

  「哈哈,我真笨,精灵自然有翅膀啦,你现在还真像一个小天使呀。」「谢谢主人夸奖,小隐去啦。」

  说完隐便扇动着翅膀向冥兽的口器飞去。

  隐来到冥兽的「嘴」前,差点没被熏晕过去,这怪兽的嘴巴实在太臭了。隐强忍着臭味对准大嘴的中间把麻醉液倒了进去。

  怪兽全身心地投入在淫乐之中,完全没顾得自己嘴里进来了什么东西就一口将它咽了下去。

  张天清和莹在一旁死死盯着,默默祈祷怪物能赶快倒下。

  过了3分钟怪物突然大吼一声,全身的肉褶强烈地抖动了起来。

  「起作用了!不过它可能对药物有点过敏」张天清兴奋地喊道。

  紧接着怪物全身的触手都剧烈抽动起来,插在少女阴道里的那根触手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十几倍。「啊,要被插死了,啊,啊……」少女在一阵高声淫叫中喷出大量的乳白色黏液,全身一阵抽搐又晕了过去。同时那根触手慢慢的缩小了,恢复到了原来的大小。

  「哄!」随着一声巨响,怪物轰然倒地。

  张天清他们三人迅速地凑到少女身边,莹迫不及待地拉掉她身上恶心的触手,抱起了这具伤痕累累的躯体。

  莹将少女的身子翻了过来,双眼注视着她的背部。

  「莺,不……」天空中划过一声惨叫。

  【完】